• 隴東報數字報

  • 掌中慶陽客戶端

首頁 >
何新軍丨綠色的回音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圖片來自隴東報全媒體圖庫  


見靳銀強,在初秋的下午。那時,陽光斜照著,得瞇起眼,才能看清大棚間走來的人。他背著光,身上深色衣服,與地面的陰影幾乎是同一個顏色,只有土地一般的面龐在低空微微晃動。

他來之前的一段時光里,褪了燥熱的光線,把田野溫和地攬進懷中。眼睛借著光,把周圍的事物看得清晰。田野上,誰也不知道有什么信息在傳遞。被騰空的莊稼地靜悄悄的,早前藏進土壤里的一一倒出來,澄澈、明凈之中聽得見幾聲低回嗚咽般的細語。

靳銀強走到15號大棚前停一下,再往前走幾步,我才看清他的模樣。與大街上擦肩而過的人一樣,他的五官沒有讓人一下子記得住的特征。眼睛明亮,微含笑意,像葉子上閃著的光。有人問馬鈴薯原原種繁育基地的事,他不緊不慢地說,語速、語調和聲音配得起周圍盛放的安寧與溫和。

他最熟悉的是脫毒原株、原原種和原種。在我們還沒有明白這三者之間的關系時,他拉開大棚的鐵栓。一片碧綠的葉子密密實實,幾乎找不到落腳的地方。暗處的汁液充盈在清晰的紋理和分明的脈絡里,滋養著片片新葉。靳銀強說,這就是長了兩個月的脫毒原株,四個月后收獲的是原原種,原原種下地四個月后結出的果實就是原種。許是他已經習以為常,面對生機勃發的葉片,沒有像我們那樣表現出熱情來。原始生命的那股力量在大棚下沖撞著,手指挨上去,撫摸剛剛長出的嫩葉,指尖上有著嬰兒皮膚般的細膩。

育種、栽培等技術,是跟專家學來的。他逐漸了解了馬鈴薯育種、栽培的全過程。重要的是他從別人那里得知,這行業的前景不斷向好,優質品種在市場上供不應求。摸清了行情,他就開始留意育種的工作,有意識接觸行內專家。高中畢業的他,有基本的生化知識,學習起專業的育種,雖有難度,但經不住認真踏實。當時,有人承包土地,栽種馬鈴薯原原種和原種。他就找機會去人家的實驗田里,什么樣的品種適合什么樣的土質,周圍環境對新品種有什么樣的影響,借著聊天,取回真經。

2012年,積累了經驗的靳銀強貸款五萬元,在自家土地上搭建起四個溫室大棚,開始創業。那時候真的很難,棚搭建起來了,里面空空的,一切需要從頭開始,每一個細節不敢放松,靳銀強說。最難的是接水、接電問題。中性水質不錯,種子肯定能達標,但是穩定的水源、電源從何而來?他托熟人找關系,交申請、報戶,解決了水、電問題后,半年已經過去。

最初五萬元的貸款,是壓在心上的一塊石頭。沒有人能理解他那時的心情,現在更是無人懂得。伺候育種站、大棚、實驗田、貯藏室里的種子,比養一個娃還難。有時在栽了小苗的大棚前,站半天,最后竟忘了自己要干什么……

攤子不能太大,野心不能太大。他心里想得更多的是品質。貯藏室的幾排架子上,整齊地擺放著裝滿原原種的大網袋。直徑不過兩厘米的種子,在不到4攝氏度的密閉空間里,像一個個睜開的大眼睛,望著門口的亮光。以前幾乎用不著貯藏室,客戶早早來,種子分揀好后被拉到了內蒙古、新疆、銀川等地,現在,客戶要等到用種子時才來拉。這無疑增加了育種成本,可是他不在乎。這里存放的7個適合市場需求的種子,都是訂單培育。他要替客戶保存好,減少他們的損失。他前后培育出30多個品種,有些品種過兩三年就會被淘汰,只有不斷培育出新品種,才能占據市場先機。

南邊大棚下面,小型泳池一般大的坑,裝滿了水。水里面,清晰的鐵架子支撐著碩大的棚,天空透過白色篷布的淡藍色,被一根根管子分割成許多塊長方形,人的影子小多了,勉強可以讓身后的半根管子失去重量。一池水,清凌凌見底,惹人生出喜歡之心。水從地下來,在這里過濾、消毒,然后被大功率水泵分散,細水長流,澆灌靳銀強心里那一片綠油油的種子。

大棚外面,一戶人家挖洋芋。個大的直徑約四、五厘米,與靳銀強儲存的馬鈴薯原種比起來,幾乎小了一半。七、八分大的土地上,收獲的洋芋估計不足二百斤。離大棚這么近,為啥不用新品種?新品種的種子貴。新品種可以增收30%的產量呀,而且能連續種兩、三年,貴的那部分,折成斤兩算,只賺不賠呀。靳銀強說,新品種一斤賣到兩塊多錢,村里人集上買種子,一斤最多一塊錢,他們算的是眼前賬。

也有種植新品種的。向前三、四里遠,幾十畝實驗田上,立著裝滿原種的纖維袋,黃色、白色袋子,在剛剛挖過又收拾干凈的土地上,顯得粗壯、沉重。這樣的實驗田有三處,共二百畝,同行的鄉黨委辦公室負責人說,他的語氣里是自信和肯定。

我們上了車。車外的秋日澄澈、安寧,聽得見大地上綠色細語的回音。

編輯:吳樹權
相關稿件
国产热a欧美热a在线视频_日韩激情无码av一区二区_精品永久免费视频_精品午夜理论片